• 其他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質

    .

    宋揚

    2006-06-06 09:50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內在要求,也是中國社會現實發展的必然要求。對于什么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質,理論界在堅持“結合”說的基礎上有各種不同的看法,從各自所持的理論立場和邏輯進路來看,都有其合理性。但它們具有的共同特點表明所持的是一種是形式的、現象的理論闡釋方式,而不是內在的、本質的解讀模式。這樣,雖然有利于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樣態多樣性的解釋,但無法形成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質的統一性把握。本文從梳理學界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質的各種界說切入,通過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成果的典型形態———毛澤東思想的理論內容之內在結構的分析,說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質是馬克思主義民族化、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化和中國實踐經驗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化的有機統一。
       
        一、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質的梳理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的順利展開和對馬克思主義理論認識的逐步深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研究逐漸成為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的中心話語。學界多角度、多視域、多層面地展開了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研究,取得了不少有價值的成果,在深入的同時也拓展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研究視域。但因理論視域和理論方法的不同,導致了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質把握的不一樣,大體說來主要有以下幾種觀點。
       
        第一種觀點可以概括為“適合論”,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質就是使馬克思主義適合于中國的國情即中國的實際,并使之與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相結合。在此基礎上,有學者把“中國實際”進一步拓展到歷史發展的當下狀態,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就是把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同中國實際和時代特征相結合。據此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質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是堅持將馬克思主義與中國的具體實際密切結合起來,并創造性地加以運用,從根本上反對把馬克思主義教條化和把蘇聯經驗與共產國際決議神圣化的主觀主義對中國革命的影響,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現實化;另一方面是在將馬克思主義運用于指導中國革命的過程中,不斷地對革命經驗進行理論總結,使中國革命成功經驗帶上論理的特征,具有普遍性,同時按照“古為今用”和“去粗取精”的原則,批判地繼承傳統文化,使之精華部分融合到馬克思主義體系中來,從而豐富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形成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這種觀點從其根源上來說,仍然是“結合論”,只是在對結合內容的表述上稍有不同,仍然沒有揭示出這種“結合”的實質。
       
        第二種觀點可以概括為“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具體化”。持這種觀點的學者是在堅持“結合論”的基礎上,從中國化的具體要求方面來闡釋的。張靜如、魯振祥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質必須包括“立足于中國實際”、“帶有民族特性”和“新的理論創造”三個方面的內容;楊勝群等學者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不僅要求形式上的轉變,而且要求內容上的轉變,要使起源于歐洲的馬克思主義,變為中國的馬克思主義,需要把馬克思主義具體化,民族化和新鮮化,即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就要適合中國情況,反映中華民族的優秀文明成果,把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發展推向新的階段。尹慶雙等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本質的、精髓的東西就是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的結合,它包括三個有機統一的內涵,即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具體化,獲得新的民族形式,在實踐檢驗中不斷地豐富、發展和完善。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質是“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具體化”的學者,正確把握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特質,即符合中國實際的理論創造和民族內容,但不是從事物本身所包含的內在矛盾和基本內容的角度認識和把握對象的,因而體現出其方法上的現象性、闡釋性特點,其實仍然是“結合論”,很難在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質理解上達到一致。
       
        第三種觀點可以概括為“過程論”,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一個過程。但對過程的理解有所不同。趙德興認為它是理論與實踐互動的歷史過程,是中國人民的世界觀由自在到自為的歷史過程這其實說的是中國人民接受與認同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的過程,只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一個方面。林默彪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看成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的相互結合、雙向建構的互動關系,認為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不僅要進行結構分析,而且要進行過程性分析。這種觀點其實是從歷史過程性、結構性分析中,探討中國化的理論創造性。還有學者從文化選擇的角度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過程,就是從文化結合到實踐結合的過程,一方面馬克思主義被民族文化認同和吸收,另一方面在新的實踐中得到創造性的豐富和發展。何美然則從現代化主題的角度,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全球化時代一種理性的文化選擇和文化態度,以實現中國現代化為核心,以對蘇俄模式的仿效和突破為基本軌跡。這種觀點與其說是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本質的界定,不如說是用新的方法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解讀。郭建寧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這一過程包括與中國實踐和中國文化相結合,是一種實踐詮釋與文化解讀相統一的過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本質內容要在中國社會實踐和中國文化傳統兩個維度上展開。汪青松則從階段性的把握中,提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馬克思主義傳播的中國化,運用的中國化和創新的中國化的統一過程。這其實是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理論生成論觀點。
       
        第四種觀點可以概括為解釋學的觀點,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可以有多含義,可以從多角度來理解。何萍、李維武認為,作為世界現代化運動一部分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除了馬克思主義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之外,還包括西方現代化運動與中國現代化選擇的關系、馬克思主義與中國文化的關系、馬克思主義與中國思想界諸思潮的關系等多層面的問題。雍濤則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從內容上看,是要使馬克思主義同中國的具體實際相結合,包括中國社會的歷史實際、中國文化傳統的實際相結合,并在運用中給予新的理論創造和發展;從形式上來看,是要賦予馬克思主義以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從動態上來說,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一個過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伴隨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始終,是一個不斷生成的過程。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包含了馬克思主義必須在中國具體化和中國實際必須馬克思主義化的雙向互動過程,即一方面強調馬克思主義對中國實踐的指導作用,另一方面突出必須以中國實踐經驗來豐富和發展馬克思主義。持這種觀點的學者看到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復雜性,但因理論視角的研究目的緣故,沒有明確的指出其實質。
       
        綜上所述,學界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或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實質的把握,從其立場上來說都是一致的,即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馬克思主義普遍原理與中國實際相結合。分歧在于所采用的理論研究方法和切入視角的不同,因而得出了不同的具體結論。在各自的理論參照系和理論探討中共同促進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研究的深化和理論視域的拓展,為準確、全面把握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質,形成統一性認識提供了直接的思想資源。
       
        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內在結構
       
        通過對學術界關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含義的梳理,可以看出,對其含義的理解都是在傳統“結合論”觀點的基礎上進行的。傳統“結合論”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就是馬克思主義普遍原理和中國實際相結合。正是因為馬克思主義的強意識形態的特點,毛澤東提出這一論點之后,“結合論”就成為中國化馬克思主義解讀的經典范式和特有思維模式,給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提供了正確的研究路徑的同時,也提供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正確的實踐途徑。
       
        要把握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質,首先要明確的是這一實質所指稱的具體對象。這是探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質的必要前提。也是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質達到一致的基礎。研究對象不明,論無所指,研究對象不統一,似是而實非,似同而實異。中國化馬克思主義作為一個總體性范疇,其能指的范圍和界域是非常廣泛的,這種廣泛性給對其實質的多樣性闡釋提供了可能,這是學界迄今沒有形成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質一致觀點的根本原因。具體表現在沒有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能指和所指區分開來,其所指應該是其能指的具體載體、具體表現的高度凝結,這一具體載體、具體表現就是理解其實質的特定研究對象。對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來說,其所指稱的對象就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成果,即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因此,所謂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質問題,就轉化為對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實質理解和把握的問題。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與中國實際相結合,這是誰也不會、也不能否認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一個不斷生成轉化的過程,這也是誰也不會、也不能否認的。問題是據此認為這就是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實質,就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或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實質,還只是一種形式上的分析,是一種功能性判斷,即認定中國共產黨人的理論成果的馬克思主義性質,從而達到證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事業是世界工人階級事業的一部分,是馬克思主義理論意義上的人類解放運動,以此說明這一運動的合理性與正當性。但辯證唯物主義告訴我們,事物存在和發展的根據是其內部所固有的矛盾。事物彼此區分開來的根本依據,就在于事物矛盾的特殊性。因此,對事物本質的理解和把握,其實就是對事物本身所固有的內在矛盾的分析。矛盾就是問題。發現矛盾、解決矛盾,其實就是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問題解決了,矛盾也就解決了,事物也就認識了。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從一開始就面臨著各種矛盾和問題,但決定著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現實解釋力和實踐批判力的主要的、基本的矛盾就是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實際的結合問題。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實際相結合的問題,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根本理論問題,它將貫穿于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的全部歷史過程。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所謂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質問題,就是對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實際相結合這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根本問題的認識問題。這一問題包含三個基本方面或三個主要問題,即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具體國情的關系問題;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傳統文化的關系問題;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實踐經驗的關系問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過程中所有的問題都可以歸結為這三個方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就是如何解決這三個基本問題。這三個問題也就構成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內在矛盾。所謂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問題或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理論發展問題,其實,就是在不同的歷史境遇和實踐情景中如何更好地解決這三個基本矛盾。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實踐已經證明,對這一總問題下三個基本矛盾的任何一方面的倚重或偏差,都會對革命和建設造成消極影響,有時甚至是嚴重后果。中國革命中的教條主義和“左”傾錯誤,就是沒有正確認識和解決好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具體國情的關系問題;“文化大革命”中“左”傾思想對歷史的全盤否定、改革開放中的民族虛無主義就是沒有正確認識和解決好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的關系問題;中國革命和建設中的經驗主義就是沒有正確認識和解決好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踐經驗的關系問題。
       
        當然,從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過程或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生成來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這三個內在矛盾并不是一開始就呈現出來的,它不僅有一個邏輯的先后而且有一個現實的產生過程。在中國共產黨成立之前,馬克思主義作為一種外來的理論思潮,首先面對著和任何外源性理論相同的問題,即與傳統文化的關系問題,“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并不占據中國社會思想的主流地位,它和西方自由主義思想、文化保守主義思潮,成為當時中國三大主要思潮,它們在中國歷史發展所提供的理性法庭面前證明自己的現實性、說明自己存在的理由。中國共產黨成立之后,馬克思主義成為其指導思想,產生了和中國國情的結合問題。隨著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革命實踐經驗的積累,又產生了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實踐經驗的關系問題。因此,認為從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時起或從中國共產黨成立時起,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實際相結合的關系問題,甚至這一問題的三個基本方面就成為中國化馬克思主義主要的、基本問題在理論上是不準確的,是不符合這一理論生成的歷史實際的。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學術界對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實質的不同理解主要是因為:(一)沒有全面分析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實際相結合所包含的內在基本矛盾或基本內容;(二)對基本矛盾或基本問題某一方面過分強調,同時忽視了其它方面的結果。要完整、準確地認識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質,就必須認識和把握其內蘊的這三個基本矛盾或問題,它們也決定和構成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基本結構、基本內容。
       
        三、民族化、現代化、馬克思主義化的有機統一
       
        由以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內在矛盾的分析,可以看出,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實際相結合包含三個基本方面。對這三個基本方面所包含內容實質的全面把握,就構成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質。事實上,就是要求在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實質進行把握時,必須從這一理論所包含的基本內容提供的三個基本維度予以展開。一是馬克思主義的維度,主要說明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代表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與馬克思主義理論本質同一性;二是文化共同體的維度,即說明中國化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的同源性;三是時代實踐維度,說明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創造性。當然,在統一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中,這三個維度并不是彼此孤立的,而是相互交融。馬克思主義的維度回答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性質問題,即馬克思主義的民族化問題;文化共同體的維度回答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中國特色問題,即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創造性轉化問題;時代實踐維度回答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共產黨人的理論創造性問題,即中國革命和建設實踐經驗的馬克思主義總結問題。它們共同詮釋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共同服務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實踐。正是在這個意義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質是馬克思主義民族化、中國傳統文化現代化和中國實踐經驗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化的有機統一。
       
        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作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三大理論成果,是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這是勿庸置疑的。從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同質上來理解三者的同一性,以說明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正當性,也是必須的,但由此得出三者的關系是“繼承與發展”,或者僅僅是“繼承與發展”的關系,就會妨礙對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創造性內容、民族性內容的把握,最終會影響到對馬克思主義真理性的具體運用,從而削弱馬克思主義的現實性。
       
        馬克思主義本質上是屬于世界歷史理論,是人類具體實踐的世界歷史性的理論建構。這一理論因其深刻揭示了人類歷史發展的內在規律而具有普遍真理性。這一真理性內容的現實化過程,就是和各民族國家的具體特點、實際國情相結合的問題。馬克思主義創始人一再宣稱其理論是行動的指南;列寧一再強調馬克思主義的具體運用在德國、法國、英國和俄國應該和必須不同,必須和俄國實踐相結合;毛澤東一再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普遍原理和中國實際相結合,既反對把理論真理性絕對化的教條主義,又反對把成功經驗絕對化的經驗主義,是馬克思主義真理性必然要求,是其理論指導性的具體說明和實際運用。
       
        馬克思主義理論是對人類歷史發展客觀規律的科學總結與概括,其實就是民族國家的具體實踐統一的理論說明。這一理論的具體運用,必須以民族國家的實際情況為基礎。也就是毛澤東所講的“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這一“中國作風”、“中國氣派”的實質,就是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就是馬克思主義的民族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不僅是其帶有民族形式的問題,即不僅包括形式的轉化,具有民族形式,而且包括民族內容。只有形式的轉化,沒有內容的變化,或者相反,都不符合形式和內容的辯證關系。也不符合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及其歷史發展的現實。所以,有的學者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馬克思主義的內容帶上民族形式,其實是不確切的。
       
        馬克思主義的民族化,必須解決外源性理論與內生性理論的結合問題。對這個問題實質的把握就是對中國傳統文化實現創造性轉換的問題,也就是傳統文化的現代化問題。有的學者把這個問題納入“實際”,當作實際國情的繼承性因素來理解,容易造成對馬克思主義特別是對毛澤東思想的現代化維度的遺漏?,F實中存在的認為毛澤東思想只是中國革命的指導思想,其理論真理性和現實性只是革命與戰爭年代相一致的認識,就是忽視了毛澤東思想中所蘊含的現代化維度的結果。同時也給歷史虛無主義和民族虛無主義者提供了口實。在既往的對毛澤東思想與中國傳統文化的關系研究中,一般是把二者的關系從“來源上”界定為“批判繼承”。這只是二者關系的表象,而沒有揭示實質,批判繼承的實質是什么,是從什么立場來批判、什么維度來繼承的問題沒有交待清楚。事實上,理論發展史表明,任何后理論,對前理論都有一定程度的批判,也都有一定程度的繼承。批判繼承是理論發展的一般規律,一般規律不能揭示對象的特殊本質。
       
        因此,對于毛澤東思想或中國化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的關系,應該從它的理論主題和理論實質來理解。毛澤東思想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品質,說明了這一理論的實踐性。所以,對于毛澤東思想的理論主題應該從這一理論的實踐指向及其理論目的來理解。毛澤東思想是在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偉大實踐中產生和成熟起來的,它的直接目的是服務革命和建設的需要,而革命和建設根本目的是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實現社會主義的現代化。解放生產力是為實現現代化創造條件,發展生產力是為實現現代化提供物質基礎。毛澤東思想中所內蘊的這一現代化主題,通過改革開放的實踐更明確的體現出來。
       
        另一方面,從毛澤東思想產生的世界歷史情景來看,具有深厚的現代化意蘊。毛澤東思想是在歷史進入到現代化階段產生的。雖然當時中國還只是一個近代化的國家,但現代化的思想觀念、物質技術成果,已經深刻的影響和改變著中國社會的發展。中國社會的發展已經不自覺地進入了世界現代化進程,成為世界現代化運動總過程的一部分。同時,毛澤東思想的馬克思主義性質,必然具有馬克思主義的現實批判性。而馬克思主義的這種理論品質,是在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基礎上形成,并通過這種批判顯現出來的。所以,無論從毛澤東思想的實踐目的還是這一思想所反映的時代境遇來看,現代化成為其理論應有的維度。而對傳統文化的批判繼承,就是在這個維度上進行的,它立足于中國實踐,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上,實現了對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換,即實現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化。
       
        馬克思主義的民族化和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化,只是揭示了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踐相結合的兩個方面的內容。還沒有充分體現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創造性和主體能動性。而這一維度的實質,就是中國革命和建設實踐經驗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化。事實上,毛澤東就是在這三個維度上來講理論與實際相聯系的?!爸袊伯a黨人只有在他們善于應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進一步地從中國的歷史實際和革命實際的認真研究中,在各方面作出合乎中國需要的理論性的創造,才叫做理論和實際相聯系?!奔韧鶎W術界在界定毛澤東思想和中國實踐經驗的關系時,正確地認識到毛澤東思想是中國實踐經驗的“概括總結”。但沒有更進一步的指出這種“概括”與“總結”的理論實質是中國實踐經驗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化。
       
        中國革命豐富的實踐經驗、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功實踐,為新理論的產生,新認識的形成提供了現實可能性和基礎性前提??梢詮牟煌牧?、在不同觀點的指導下對其進行概括和總結。教條主義對中國特色革命道路的批評和對中國特色改革實踐的指責,就是一種非馬克思主義的概括和總結,經驗主義者對革命和建設實踐成功經驗的過分強調,也是一種概括和總結,具有全盤西化思想的所謂“改革精英”借改革之名,行西化之實的各種理論,也是概括和總結,對于中國共產黨人所領導下的革命和建設的偉大實踐,是進行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概括和總結還是進行非馬克思主義甚至是反馬克思主義的概括和總結,就不是一般的問題,而是關系馬克思主義的真理性和現實性的原則問題。如果不明確指出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中國實踐的關系實質是實踐經驗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化,在理論上不利于馬克思主義真理性的堅持,不利于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宣傳,實踐上不利于黨的方針政策的貫徹執行,認識上不能正確區分真假馬克思主義。
       
        其實,在毛澤東看來,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過程中“善于應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只是理論和實際相聯系的主觀前提;進一步認真研究“中國的歷史實際和革命實際”,是理論和實際相聯系的客觀要求;“在各方面作出合乎中國需要的理論性的創造”才是理論和實際相聯系的本質所在。前兩者共同服務于“合乎中國需要的理論性創造”。這就對中國實踐經驗的理論概括與總結提出了具體的要求,也就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基本要求,因而必須對中國實踐經驗進行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總結與概括。
       
       
        湖南省教育廳優秀青年項目“毛澤東思想與中國現代化道路之選擇”(04B065)階段性研究成果
       
       
        袁輝初,哲學博士,現為國家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湘潭大學毛澤東思想研究中心主任助理,哲學與社會學院講師]]>

    2018-07-14 10:30
    24992
    淺析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危機” 美女露出奶头扒开尿孔免费看视频_美女脱内衣露出奶头洗澡直播视频_美女裸体裸乳jk免费观看网站_播放